六合赌船
上海捣毁一冒牌搬家公司 “李鬼”自编自导做广
更新时间:2021-09-15

  “我公司有经验丰富的搬场工人,对所有高档家具、空调、钢琴等都有专业人员拆装及搬运,先搬场后付款,代办长途运输。本公司力量雄厚,在上海已有多年历史……”日前,晨报记者在信箱内发现了一张价值28元的“公兴搬场运输公司优惠券”,背面印有以上文字。优惠券上不仅有公兴搬运服务公司的专用章,还印有“新闻晨报代办发行”的字样。

  然而记者了解到,公兴搬场运输公司并没有推行过这类优惠券,本报发行部门也从未受理过这一代办发行业务。优惠券从何而来?这家广告满天飞的“公兴”公司是何来历?他们为什么要冒用新闻晨报的名义?在与有关部门联系协调后,本报记者决定对这家搬场公司一探究竟。

  按照优惠券上的电话号码,记者拨通了这家“公兴”公司的预约电话,电话那头是一名中年女子的声音。在询问了价格后,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假冒公兴搬场的公司特别多,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正宗的公兴公司呢?”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问题,只说“现在都是私人承包的”。在记者的追问之下,那名中年女子才表示,他们和公兴公司“是一起的”,是公兴公司下属的分公司。记者要求对方提供公司的具体地址,可她只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在火车站附近,至于更进一步的信息,她就不肯多说了。

  而当记者问及如果搬运高档家具导致家具受到损害,搬运公司是否负责赔偿时,她表示“赔偿没有统一的标准,但不可能全额赔偿,肯定要打折扣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记者与这家公司约定第二天下午在杨浦某小区前碰头。

  第二天中午12时左右,记者接到“公兴”公司的电话,称他们将会提前到达小区。12时17分,一辆蓝色的2吨货车驶进了约定的小区。随后从车上跳下4个搬运工模样的人,货车司机也跳下车来,开始向记者询问搬运事宜。

  这时,与记者同去的公兴搬场运输公司党总支副书记俞先生也迎了上来,询问他们是公兴公司的哪家分公司,对方回答是“真北路公司”。但当俞先生问到有关营运证的问题时,对方就开始支支吾吾说不清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情况不妙,遂以“我们出去吃个饭”为名,准备将车开出小区。

  蓝色货车刚开到小区门口,就与等候已久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杨浦分局检查支队的执法人员撞了个正着。执法人员把货车截住,并将有关人员带回了工商局。

  在车上,俞先生告诉记者,他第一眼就识破了这辆蓝色货运车的真面目,因为正宗公兴公司的搬场车都是黄色的,旁边有防护篷,且车身上有“公兴搬场”的字样。而这辆车不论是颜色还是规格,都明显不对。更离谱的是,这家“公兴”公司的搬场价格比线元。

  下午1时左右,杨浦工商分局检查支队的执法人员对几名搬场工人及货车司机开始了讯问。据几名随车的搬运工人交代,他们都是从安徽农村来沪打工的,这份搬家的差事也是通过熟人找到的,平时只要有活干,就会有一位姓王的老板打电话通知他们,至于搬场公司的老板究竟是谁,他们也不清楚。

  根据经验,执法人员判断货车司机是与幕后老板联系最密切的人,于是将讯问重点对准了自称姓兰的货车司机。开始,这名货车司机称自己只是为姓王的老板打工,一次搬运收取80至100元的劳务费,他不知道老板公司的具体地址。

  很快,这名货车司机的谎话就被揭穿了。执法人员在货车上搜出了厚厚一叠印有“公兴”、“公平”、“平安”等字样的广告纸及优惠券,并有两张“公兴”和“平安”搬场公司业务经理的名片,名片上业务经理的名字正是兰某。记者留意到,尽管这些广告单是以3家不同公司的名义发布的,可上面印着的电话号码却是相同的。

  经过执法人员的耐心盘问,兰某终于交代他就是这家搬场公司的老板。他所谓的公司其实就是一辆货车加两部电话,“姓王的老板”就是他老婆,平时负责在家接电话,有活就通知他出来做。至于名片上的地址,完全是“瞎写的”。而优惠券上所说的“经验丰富”的搬场工人,则分别是兰某的父亲、堂弟及两个同乡,他们都从未受过有关搬场的培训。

  下午两时半,讯问告一段落,记者又随执法人员坐上了开往“公兴”公司老巢的车。在柳营路、沪太路附近,我们的面包车七拐八弯后终于进入了一条小巷,越往里走,房子越简陋。按照兰某的指点,车在一处破旧的出租私房前停了下来。走进这户大约10平方米的房子,“公兴”搬场公司的真容展现在记者面前:一个塞满了衣物的大衣橱,几张桌椅,大床上躺着一名熟睡的孩子,床旁边的台子上搁着电话。

  电话有两部,一部专门接受搬场预约,另一部负责接受“投诉”,而两部电话的接听者都是兰某的妻子王某。平时有人预约搬场了,就由王某负责记录并通知丈夫;若是有人投诉,王某则往往以“今天电话没人值班”为由拒不处理。此外,她还通过来电显示“监视”来历不明者。

  执法人员查获了两本记录预约业务的记录单,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的都是搬场预约者的地址和电话。而就在执法人员盘查的这段时间,还有人打电话进来预约业务。

  在谈及为何在优惠券上冒用“新闻晨报代办发行”的名义时,王某说,由于早报市场上很多人会在书报摊上购买晨报,他们的搬场广告通过报纸夹带会更容易引起读者的注意。为此,他们与一些书报摊摊主合作,每夹带一张广告纸就付给摊主5分钱。

  记者从执法人员缴获的两本预约业务记录单上看到,这家小小的夫妻店接受的业务涉及杨浦、宝山、虹口乃至金山等多个区域,其中多为居民搬场业务。此外,对要求开收据的客户,他们还像模像样地开起了“发票”。不过,只要拿起“发票”对着阳光照一照,执法人员立刻就判断出“发票”有假:因为真正的发票对光看时会出现“SW”字样的水印,而“公兴”开出的发票上却没有。

  市工商局杨浦分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本市动迁工程、旧区改造比较多,搬场生意也因此兴旺起来。这类层出不穷的大兴搬场公司正是瞄准了这一市场,开始浑水摸鱼。不明真相的人一旦叫他们搬场,则可能后患无穷——这类“公司”的搬场工人往往未经过正规训练,搬运家具时不得要领,极易损坏家具,一旦贵重家具被损坏,顾客往往投诉无门。

  此外,这类公司不明码标价,在价格上具有很大的随意性,顾客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该人士提醒消费者,应从正规渠道获取信息,而不应轻信信箱内的小广告。同时,正规的搬场运输公司有“搬场运输”营运证和受理单,而不具备搬场资格的货车一般则只有“货物运输”营运证,消费者可依此留心鉴别。一旦有大兴搬场公司出现,应及时向工商部门举报。最新消息记者从公兴搬场运输公司了解到,不少因假公兴公司服务不到位而利益受损的顾客,在向他们投诉时都提到,正是因为看到这些搬场公司的优惠券上印有“新闻晨报代办发行”等字样,出于对报纸的信任,才预约他们的服务。没想到这些大兴公司不仅假冒了公兴搬场的名义,连新闻晨报的名义也被其盗用。2020澳门六合开奖记录直播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挂牌|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 www.7898118.com| 小鱼儿论坛| 六合论坛| 回头客心水论坛| 金算盘|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58008| 香港挂牌宝典| www.245888.com|